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我嫉妒你的爱 气势如虹(正剧/R27/原著背景/副贝玛 1896/全员直男)

补个设定
是活在正一记忆里的那个下赌注的270
私设十年前家族与十年后家族因彩虹记忆共享 得知继承篇和代理战 彩虹受代理影响解咒
—————————————————
6.
深思熟虑见面后该说的第一句话,处心积虑地摆脱家族保护,小心翼翼地不惊动元老会私自外出,甚至身为堂堂黑手党教父,却要拿着一张伪造visa入境。
上任五六年,在沢田纲吉自己看来,最大的长进也就是把脸皮磨得比猪厚,胆子练得比天高。
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今天,为了你啊。想到这里,年轻的教父不由得叹了口气。
面子还真大。

到达时间是奥克兰当地时间7:35,晨间的空气中尚夹杂着青草的清新气息。脸上架着硕大的Dior BLACKTIE143S水晶色,沢田纲吉单手推着两个小行李箱,随着不算多的旅客快步走出航站楼。自动门开合间,扑面而来的强劲西风使沢田纲吉的头发乱做一团,本能地抬了左手捂住飞舞地刘海;阳光却又透过玻璃很好地照耀下来,这使得沢田纲吉第一次对墨镜这种东西产生由衷的喜爱。
这该死的鬼天气。有些狼狈的Boss暗自咒骂。

地处北半球的巴勒莫此时已经濒临冬季,因此登机前沢田纲吉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取下英式老三件的西装马甲。途中在香港转机,虽说是中国南部的大城市,却没有多少闷热的感觉,着三件套也算是妥帖。然而奥克兰此时却是夏半年,又是全年平均气温22℃的天气。在这样一个海洋性气候强烈的地带,额外穿一件羊绒马甲还真是有点受不住。额角渐渐冒出的小汗珠又打湿了两鬓的碎发,使沢田纲吉看上去更加狼狈不堪。
尽管头发散乱,太阳镜也隐隐有下滑的趋势,沢田纲吉仍然强撑着紧绷神经,尽量谨慎地打量着四周。然而长时间的飞行使他的意志变得薄弱,整个人也散发出慵懒的气息。没曾想这略显疲态的、精致的东方人面孔,仍受到了好几个欧美姑娘的关注。在她们看来,这个东方男人的身上,有一种散漫而又神秘的优雅气息。

先是坐国内航班到罗马登机,转机中国香港,再从香港直飞奥克兰……在飞机上度过的25h40min,可以说是沢田纲吉人生中最无聊的时光之一。年轻的教父暗下决心,这种飞到绝望的感觉,绝对不会再体演第二次。登机时是仍然是10月11日,罗马当地时间12:30,落地时却已是10月13日,奥克兰当地时间7:35。这种强烈的穿越感令沢田纲吉“回想”起了不算美好的未来之旅,也确实地使他不能时刻紧绷脑子中的那根弦。

尽管如此,现在还远远不是放松休息的时候。比如走出航站楼没多久,眼角就扫到了一个熟悉的圆胖身影。身着便装面无表情的彭格列亚太分部部长渡边浩贰正站在不远处的纯黑Benz 600L旁,显然是专门候着远道而来的Boss。沢田纲吉的心情于是一下子down了下来,面上却仍然噙着春风得意般的温柔笑容。心中另有盘算的十代目暗自问候了闲在总部的众守护者家谱,悄悄推着行李车原路返回,左躲右藏地避开机场中便装的众人独自坐直升电梯到达地下车库。
当然,电梯门一开就被守在车库的副部长小野雄“绑架上车”也是后话了。
然而,被发现行踪、被“抓”回分部在沢田纲吉看来都是小事。毕竟亚太分部长完全是他自己的心腹,元老会暂时还不会得知自己“出逃”的消息。之所以说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是因为,根据Carlo的情报,那位任性的杀手先生,他根本不住在奥克兰城区。所以说,到达奥克兰顶多只是完成了50%的副本,剩下的50%,要靠自己慢慢去解锁。

回酒店的路上,沢田纲吉惊奇地发现,他甚至能够绘声绘色地想象出Reborn是如何嫌弃市区的种种,搬去奥克兰旁的奥雷瓦镇——像是太吵啊、太烦啊、大爷我不乐意之类的。总之就是找各种莫名其妙又令人信服的理由,拒绝住在市区。表面上是为了自己找清闲舒服,安稳度日。实际上是在想尽一切办法脱离彭格列的保护圈,脱离沢田纲吉的保护伞。

如果是早些年的沢田纲吉,听闻Reborn这样的举动,恐怕会认为是Reborn早已厌烦了彭格列的拘束,惊慌失措的同时也许会立马飞来新西兰与Reborn对峙。这一年多之所以放纵Reborn玩失踪——甚至在上周之前都不曾主动试图探知Reborn的动向,不只因为沢田纲吉如今已成长为出色而稳重的首领,也不仅是因为对Reborn的身手保有绝对的信任,更是因为熟知Reborn的形事方式。
如今的沢田纲吉明白,Reborn这样的举动乍一看是在拒自己的好意于千里之外,是不识抬举之计;实则是在撇清沢田纲吉滥用职权之嫌疑,让那些快要发霉的老不死们无处可挑。

“Boss,我们到达目的地了,请您下车。”渡边浩二替沢田纲吉打开车门,毕恭毕敬垂头站在车门旁,准备目送Boss进入酒店。
然而Boss却在他面前停住了脚跟,并且没有挪动的趋势。渡边疑惑地抬头看向Boss,却发现两人的身高差较之三年前更大了。如今一米八余的沢田纲吉站在胖胖的渡边浩二面前,简直是竹竿与水桶、甘蔗与冬瓜的真实写照。这体型,实在是有天壤之别。

好在沢田纲吉没有沉默很久,只一小会便开了口:
“想要摆脱你个事情,渡边君,以我个人的名义。”
”请您说,Boss。”
“你说……会不会,这个世界上的人会不会有……分身?就是像替身一样,两个人一模一样,连思想都类似的那种,但是不是克隆出来的。啊,当然,应该也不是平行时空来的吧。”

渡边浩二疑惑地看了眼沢田纲吉。然后部长非常有挫败感的低下了头。Boss眼中的认真,比参与三年一度的分部集体例会时,还要真的多。一时也不知道该答什么,渡边浩二取出手绢擦了擦顺着鬓角滚下的汗珠,“恩……我想,大概是没有的吧。”
说完,悄悄瞄了眼Boss的神色。
这个答案似乎在沢田纲吉的意料之中,他清浅地笑起来,“真是十分谢谢你,渡边君,也就是你肯回答我这么离奇的问题了。对了,从明天开始,大家就不用跟着我了,你自己应该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才对。不像我是翘了班来度假的。啊,渡边君,这不是在和你商量,是命令哦。”

沢田纲吉一点一点抚平了外套下摆的褶皱,向后挥挥右手,并不理会已经呆滞在原地的亚太分部长。回身一脚,干脆利落地踢上了套房的大门。站在最前端的渡边浩二被巨响震的一愣,神色看上去很是僵硬。
但是欢快的Boss一点也没有体会到部下们的不自在,把外套摔在床前的矮凳上,一下子扑进在柔软的被子里,心情很好的翻了两翻。
“今天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啊。”沢田纲吉自言自语道。

评论
热度 ( 5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