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我嫉妒你的爱 气势如虹(正剧/R27/原著背景/副贝玛 1896/全员直男)

3.
山本武回忆起刚才在沢田纲吉房间的场景。

“Boss,下面开始作16年全球彭格列第三季度军火方面单向报告。本季度南美洲军火交易额同比增长2.7%,已成功接手并完全掌控早前被Millefiore吞并的港口。美国西海岸的交接已完毕,Cavelleno已……Boss……Boss?”
“阿纲?”

年轻的教父如梦初醒,快速的瞟向山本武,继而收回目光,将面颊埋进双手,低声说道,“我有在听,你继续吧。”
“阿纲,经过大半年的战后修缮与重建,以彭格列为轴心的家族与企业都已经恢复正常运作。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了,适当的放松一下吧。”
山本武笔直地站在办公桌前,合上带有烫金彭格列家徽与雨之印记的黑色文件夹,轻轻搁置在桌角,“文件我就暂且放在这里了,你有空再看。只是些数据的整理,细节工作我都已处理好了。”

双手合十撑着下巴,沢田纲吉的目光落在那本文件上。那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所做的报告,自然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尤其是这两年来,下巴上的疤痕,“父亲之死”,令他稳重地仿佛脱胎换骨。
“实在是谢谢你,山本君。没有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移开目光,年轻Boss直视着伙伴的双眼,“说起来,我正有此意。我是指休假。”
“啊,这很好,准备去哪里。”
“还没定下。只是我翘了班,你们就要多受累了,像以前那样携手出去玩的愿望大概是无法达成了,抱歉。”沢田纲吉浅浅地弯起眼眸,一如十年前的温柔。

特别地,时间没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身量拔高了些,下巴更尖了些,再没有了。山本武看着难得这样情绪外露,又看上去心情不错的Boss,一个横亘心头许久的问题,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小鬼……还是没有消息吗。”

一室静谧。

彭格列细腻体贴的左手抿了抿嘴,决心打破这自己造成的僵局,“说起来,下个月云雀前辈会来述职呢。算算时间,六道骸大约也快从西西伯利亚回来了,总部又会热闹一阵了。”
沉默的沢田纲吉显然对雨之守护者的好意很受用,顺着山本武的话转移了话题,“库洛姆会高兴一阵吧,男友和哥哥都回来了,驻守总部的日子大约也不会那么无聊。只是可怜了云雀财团西西里分部的墙壁,大约可以趁机大修一次。不过,库洛姆也确实可以独当一面了,去英国驻守也是完全够格了。”
山本武却瞪大了眼睛,“说起来,库洛姆真的和云雀在一起了?”
沢田纲吉对山本武的惊讶很是不以为然,“很难以想象吗,山本君。大概,如果不是因为库洛姆是骸实体化的媒介,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这还真是不可思议……”
沢田纲吉看着错愕的山本武,愉悦地放声大笑起来,“能让如今的你错愕至此,我这情报也不算是白白送你了。”
山本武也笑了起来,走出办公室前还不忘带上门。
4.
述职归来的岚、雨得到了一个难得清闲的下午,于是坐在休息区的圆桌旁闲话聊着东欧局势。期间已是少年的雷之守护者蓝波经过,免不了坐下蹭杯牛奶。刚好,晴之守护者世川了平刚从德国归来,述职后也自然而然凑到一起。如此一来,仿佛日子又回到了十年前,大家都不约而同想起了那些在沢田宅中清闲度过的下午。

“不是我说,我太想念Mama的茶点了,好想回日本啊。”十五岁的蓝波趴在茶桌上,非常萎靡不振的模样。
“这还不简单,你去央求十代目,给你分派一个留守彭格列日本分基地的工作,天天都能见到十代目的Mama。”下午茶小分队里,最年长的了平一本正经地向蓝波提议。

“才不要!一平啊阿纲啊都在意大利,回去日本会很无聊诶。”
“再说了,看守基地这种事交给入江正一这种弱不禁风的就行了。”

就算过了十年,蓝波变成了不会闯祸的蓝波,在这三人心中大约也只是蠢牛的形象。因此三人谁也没接腔,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说起来,我刚回总部就听说十代目带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回来?”了平抱着咖啡杯,慢慢嘬着。“说真的,这种天气还是喝冰镇运动饮料比较爽。”
“真是的,草坪头,在总部还喝什么运动饮料。”狱寺隼人也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就放下了。“怎么回事,这次的咖啡是谁采办的。”
于是后勤部的一个眼镜男被叫进了休息室。

一个小时后。

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比如山本武向了平介绍了Carlo此人,交流了最近总部发生的事。
比如蓝波一个人趴在桌上安然入睡。
比如狱寺隼人训着训着,该眼镜男突然痛哭流涕,原因是对自己采买的不上心表示深恶痛绝,要抱着必死的心让Boss喝上美味的咖啡。
天真的小鬼。十代目怎么会喝这里的咖啡,连我们都只有在今天才喝上了一次而已。狱寺隼人推了推黑框眼镜,但并不打算去纠正眼镜男错误的观点,摆手将眼镜男赶出了休息室。

“所以说,这个Carlo怎么看都很有问题啊。”了平摩挲着下巴,陷入沉思。
“真是的,难得你也有智商在线的日子啊,草坪头。”
“章鱼头!你……算了,不想和你吵架。但是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这个Carlo会不会是我们认识的人,像是六道骸之类的变得?”
山本武突然眉头紧锁,轻声说,“也许,可能是小鬼呢?毕竟他能做出这种事的。”
狱寺隼人也若有所思起来,“那么目的是……最近发生的大事有……我想想……会不会是来帮助十代目抗衡元老会的?”
了平一拍桌子跳起来,“喂——!你这理由不成立啊章鱼头!泡泡老师以真身份示人才会更加服众啊!”
“也是……”
“总而言之,可能是Boss已经提前探知了Carlo的身份,所以才毫无顾忌地带进来的吧?”山本武下了结论,了平立刻点头赞同。难得的,以智商高自持的狱寺隼人也没有提反对意见。

“大家都在啊,真是巧,省的我一个个去找了诶。说起来,你们在说什么?大哥很是激动的样子。”
今天的Boss穿着亮灰色的英式老三件,单排扣只扭上了一枚,同色领带照例松松垮垮地挂在领子上。走动间额前刘海微微飘起,显得十分轻松的样子。这几年来,沢田纲吉的气度越发雍容,趋向于“风华绝代”,渐渐成为真正令人为之倾倒的,包容一切的大空。因此,沢田纲吉的意大利文名字就叫Cielo·Vongola,而不是单纯地使用日语罗马音。
“没有,我们在聊……天气”“……东欧”“……饮料”
“是六道骸!”
“不对!明明在说运动饮料!”
于是两人又拍桌子互瞪起来。

沢田纲吉无奈地叹口气。果然还是老样子啊,这样的性格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就算做事的手段,心中的城府与当初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这同伴间的羁绊,从来没有被一丝一毫地撼动过。

想到这里,沢田纲吉清了清嗓子,眼神扫过圆桌旁的众人:“大家,我最近要前去新西兰休假,大约会在那里过一个月的样子。”
“我也去!”“让狱寺跟着您吧!”“我也想去啊阿纲!”“喂山本!章鱼头可靠吗!”

“谁也不许跟着。”
“并且我现在就走。”
“会在云雀学长他们述职前回来的。”
“大家加油工作哦。”
“Addio,Tutti.”(再见了,大家。)
5.
独自一人驾驶着心爱的Veyron全速向机场进发,这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一则是源自家族的过分保护,他已经很久没有独自开车外出。包括上周的外事活动,也有一名B级干部充当司机并全程跟随。
二则是源自Reborn一直以来的教导。作为里世界的统治者,驾驶着如此招摇的跑车并开足马力,无疑是在向国际刑警叫嚣。

但是他却无法停下车速。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有些失控。

关于那人的消息,只是听说他在新西兰,连证实都一并免去,不顾被暗杀或明捕的风险,拒绝等待私人飞机的通行许可,马不停蹄赶往公众机场并直接坐国际航班飞来。
可能真的是疯了。

但是,哪怕仅为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要拼死地去找。
毕竟,那可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之一。
我的恩师。

评论
热度 ( 10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