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瓶邪】豆腐西施(明星瓶/导演邪/轻松萌趣)

关于早就写好忘了发什么的……打死我也不承认

————————

燥热的六月的正午。

张起灵兀自坐在店里的板凳上。小店从父亲手里接下,还未重新装修过,没来得及装上冷气设备,只有一个垂死挣扎的吊扇在头顶上吱呀吱呀地晃荡。

在这样难耐的时候,即使淡定冷静如张起灵,也免不得两颊绯红满头是汗。肩膀上墨黑的麒麟纹身渐渐浮现,透过汗湿的白色背心张牙舞爪。张起灵估计着这点也不会有人顶着毒日来买豆腐,便搬着板凳走进内室,靠着躺椅小憩。

张起灵缓缓闭上眼睛,过了大约五分钟,又重新慢慢睁开。眨了眨眼睛,张起灵发现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索性坐直了身体,手撑在柜台上,望着路上为数不多的行人们。

这个男人,大概是个农民工。眼角有很多细纹,手非常粗糙,皮肤黝黑,身上的工作服脏兮兮的。嗯,一定是。这么想着,张起灵自己点了点头。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轻扭着腰肢从豆腐店门口走过。十指都涂着大红色的指甲油,脸上眼影眼线假睫毛腮红粉底液一样不少,好在原本长相还算清秀,也并没有丑到不能看。手中拿着一只channel的糖果手包,踩着黑色恨天高拉开一辆奔驰s600的车门。养尊处优,大概是某老板的老婆或小三。张起灵默默想着。

说来也怪,张起灵看人一向准。在他店里帮忙打工的大奎一直称赞老板火眼金睛。为数不多的几次不确定,都与女人有关。也许是张起灵天生在感情方面比较迟钝。为此,大奎已经唠叨过很多次了,像什么年纪不小了没有女朋友啊,对谁都是冷冷淡淡拒人千里啊之类的。不过每次张起灵都把大奎的唠叨当耳旁风,左耳进右耳出。不,进没进左耳都是个问题。

这两天大奎请假回老家收割农作物,耳边难得清净了些,倒有些不习惯了。张起灵垂下眼眸站起来,正要把早上卖剩下的几块豆腐给处理了,店里闯进了三个人。为首的那个人粗着嗓子喊到,“张老板,来两块嫩豆腐!”

张起灵循着声音望去,看到一个胖子两个瘦子,胖子浓眉大眼,瘦子眉清目秀。这个组合颜值还蛮高啊。张起灵在心里闷闷的补了一句。

这个胖子姓王,是老雇主了,家住城北闹市区,却隔三差五跑来城南买豆腐,可见为了吃也是蛮拼的,而且也并不缺钱使。王胖子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是第一次见,右边褐发褐眸的青年给人一种天真热情的感觉,左边黑发黑眸黑西装黑皮鞋的青年倒像是在哪见过,真是奇怪。

也许是打量人花了些许时间,那个褐发的青年悄悄和胖子说了些什么,表情有些尴尬。却听胖子豪爽的笑了笑,“小天真,你还别奇怪,这张小哥还真就是这个不爱说话的脾性,不过人品绝对信得过。”

原来真的叫天真啊。

张起灵敛了敛神色道,“胖子,这是早上的豆腐了。”

胖子略微想了想,笑嘻嘻的说,“不打紧不打紧,你给我两块便是。”

一旁的黑西装听闻,也对着胖子的耳朵说了两句悄悄话。胖子听完了然一笑,“嘿,阿花,这你就不懂了吧?张小哥的意思是,这是早上的豆腐了,不太新鲜。要是我现在就要用呢,就只好矮子里面拔将军,仔细挑两块出来。要是我现在不急着用,他就再给咱们重新做一份,等晚上我再来拿。怎么样,这小哥公道吧,绝不是小天真你这样的奸商。”胖子立马收到了来自那位叫天真的青年的一记眼刀。

说话间,张起灵已经挑好两块嫩豆腐,仔细包好递了过来,胖子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零钱,自顾自的开了钱箱放进去。这熟络劲,显然已经不止来过十回八回了。

胖子和天真并肩走了出去,一路走还一路密切的讨论着什么。而那位被称为阿花的黑西装却还留在店里。不得已,张起灵只得开口,“还有什么事么。”

谁料,那位阿花却抱拳一笑,“师兄,别来无恙。”

张起灵古井无波的双眼,终于起了些许细微的变化。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