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本是世间的一缕幽魂【817贺文/三种结尾/瓶邪/黑瓶】

好的,本lo主趁着军训午休来更文了×这是第一种结局,瓶邪HE结局。尽管一直军训但我知道三叔更新了,而且超甜😂这个大家就当是结局扩写好了😂

PS.我把前文也复制过来了。


————————————


其实他并不觉得十年已经匆匆而过。


仿佛一次漫长的梦境之旅,一睁开眼,岁月已经悄无声息的走过,没有在他脸上,躯干上,甚至心上留下任何印记。


这并不是一次安稳的旅行。实际上在梦境之中,他时常能接受到外界信息对他的干扰,于是他就如同一缕幽魂,跟随着干扰源四处飘荡。尽管科学并不能解释这一切,但他的存在本身就有悖于科学。


大约在第五年,他终于开始在梦中看到那个干扰源的一切——或者说他曾经的伙伴吴邪,披荆斩棘翻山越岭,遇佛杀佛遇神杀神,拼尽全力要终结这一切。他还看到吴邪没日没夜的演算,用尼古丁与酒精压下心中烦躁,用费洛蒙与自残证明自己活着。最初的最初,他并不明白吴邪为何如此拼命,在他看来吴邪没有任何理样做,因为吴家将他保护的那么好,他不应该冲出保护层,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跟着吴邪的时间久了,渐渐的他就不这么想了。他觉得吴邪是想探寻一个答案,是想解除这个三代人的束缚。所以他这样努力,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成长着。他想,如果张家还像当年那样昌盛,能不能教出这样的人才。


然而很显然,答案是不能。一来张家颓唐已久,二来吴邪纯属天才儿童自学成才,拥有无限的潜能。


他一直深信着吴邪做这些只是为了不做雀阁中的囚鸟,只是为了吴邪自己罢了。


可后来,他发现自己真是愚蠢至极。胖子时不时打来的慰问电话,解雨臣眼神中若隐若现的担忧,时常噙在瞎子嘴角那若有若无的苦笑,还有黎簇苏万他们的不理解。种种的一切,都表示着这件事的不简单。当然,任何与终极扯上边的事一定都不简单。


在旁人眼中被视为神经病的吴邪,在他看来与十年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吴邪依然是吴邪,依然难逃命运。而他的种种行为只是被逼急的绝地反击,这样的人,他见的并不少。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么。但吴邪在他眼中,又与旁人不同。那种不同的感觉,他找不到是何原因,只能自欺欺人道:因为他是吴邪,他救过你的命。


也许是离十年周期越来越近,他逐渐有了一些实体化的能力。隔三差五的也能摸到些实物。比如吴邪的杯子,吴邪的衣服,吴邪的家,吴邪的……还有,吴邪的笔记本。


有一段没一段地看完吴邪的笔记之后,他第三次对吴邪的动机下了结论。原来不是因为一腔热血,原来不是为了解除束缚,而是为了一个人。


这个人,让吴邪甘愿牺牲性命脱胎换骨。为了他,吴邪愿意变得世故奸诈,老练狠绝。这个人的名字他很熟悉,却又不很熟悉。名字本就是一个人的代号,而这个名字更是完美的诠释了名字的含义。从头至尾,这三个字都只是一个称号,从没有实际意义,反而带有诅咒意味。所以吴邪一直不愿意这样称呼他,吴邪通常叫他,小哥。


吴邪这样写到:小哥,距你归来还有两年又五日,我已开始着手铲除所有不确定性因素,你只管放心,我这一切安好。


吴邪还写到:小哥,距你归来还有18日。所有事情都已完备,我已到达长白脚下。闲下来的时候我常琢磨些事情。比如你的真名到底是什么这类毫无意义的问题。你曾说过你不记得了,不过我不信,等你归来,一并问你好了。


吴邪最后一次记录,是八月十二日,吴邪说:等我,我来了。


原来,他才是吴邪做这些事的原因。原来,如此。


今天是八月十七,他的一缕幽魂终于回到了终极内沉睡的躯壳中。于是,他醒了。意识先比躯干先苏醒,他迅速的分析着现下两家的形势,确保万无一失后,他抹黑从卫衣上撕下一块布条蒙上双眼,背上背包,从内而外推开了青铜门。


在一片朦胧中,青铜门正在缓缓开启。察觉到外面并没有想象中的明亮,他一把扯下布条,睫毛闪了闪,睁开了双眼。


可是眼前的景物还是隐隐约约,仿佛隔雾看山,始终模模糊糊不清不楚。


他抬手抹了抹眼睛。是雾气迷了眼吗?他这样想到。很快他便察觉到手心一片湿润。我怎么了。他的脑海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这是,眼泪吗?他简直不能相信。


一个肥硕的身影向他扑来。那是抢先吴邪一步冲上来搂着他的胖子。而他终于恢复了视力,眨眨眼对吴邪说,你老了。然而他却很是自责。这些年,他化作一缕幽魂,日夜跟随在吴邪身旁。他曾在一片虚无之中,看见吴邪的眼神从清澈到浑浊,从明亮到苍老,伤痕越来越多,几乎遍布全身;胖子的鬓角越来越白,行动身手日渐迟缓。包括黑眼镜与解雨臣,他们都在变的衰老。不完全是身体上的,改变更多的是内心——疲惫不堪,孤立无援。而他只能化作一缕幽魂默默看着,无能为力。


但是他,这样一个自认为罪孽深重可有可无的人,却一直不曾被他们放弃。偶尔,他会听见一两句近乎玩笑的抱怨,但是下一秒,他们又念起他的好来。他经常看见胖子跟黎簇苏万他们这些小年轻说起从前的事,把他夸的天花乱坠,连他自己也要以为自己真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了。


所以在这一秒,当他看见十年未曾亲眼见到的伙伴们,或者说是亲人,甚至是爱人,当然也会热泪盈眶。其实在他心底,他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人,再平凡不过的人,只是他的使命与责任逼他至此,让他不得不与众不同。当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他终于变回了从前的那个他,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他大力拥抱了激动不已喋喋不休的胖子,又紧紧抱住一直在一旁笑得开怀的吴邪。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胖子和吴邪特想把他绑起来,哪也不让他去,只是一直看着他。于是他默默地在心底做了个决定。从今以后,张起灵就只是张起灵,是胖子的亲人,瞎子的兄弟——以及花爷的姐夫,吴邪的爱人。


评论 ( 8 )
热度 ( 6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