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杂记】中考前的一点琐事

今天幼儿园+小学同学的妈妈火葬了。

其实和我并没有多大关系,尽管认识了这么十多年,我和她关系并不好,就叫她Y吧。

Y争强好胜,幼儿园的时候就抢着替老师做这做那,尽管大多数时候这些事都是老师指定我做的。印象最深刻的,我们两家互不搭理的原因是,她在排队的时候折我的手指,我反抗的时候一下子用指甲划破了她的脸。

从此两家父母视彼此为空气,更操蛋的是,她和我住一个小区,就在我家后面一排。如果走到厨房,我都能望见她家。

然后就到了小学。Y还是争强好胜。这下我是英语课代表,兼语文的,音乐的,美术的,有时候还会帮忙收收数学作业,再加上还要管理黑板的文化角。于是Y就想尽一切办法往办公室跑,从英语老师那里抢过作业条抄在黑板上,或是帮老师跑腿。依然,这些工作原本都属于我。毫无上进心的我就由着她来了,诚然每天收作业查作业写黑板确实够累,我也略懒,她帮我分担了工作,我其实感激不尽。我从小弹钢琴,于是Y就去学了小提琴。尽管如此,Y的成绩却不十分拔尖,中等偏上,对我来说可以算是毫无威胁,到了初中,我们分开了,她成绩似乎更差了些,不过依然不管我的事。

话说回来。

尽管明里暗里彼此较劲了这么些年(多数是他们家的人),其实我们也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甚至都没有吵起来过,在彼此犯错没人理解的时候甚至会为对方辩解。

想来我是不讨厌Y的,只是Y的母亲确实是个烦人的女人。

Y所有的好胜,都源自于她的母亲,那个白雪公主后妈般的女人。我们暂且叫她Z。Z见到我妈或是我,会故意大声说话或卖弄,总之就是比较讨厌的人。而且她见不到Y有一点比我差,可事实总是不尽如人意。

小学毕业了好些年,如今初中都快毕业了。上了初三才知道,Z生病了,大病,一开始是胃出血,后来是胃癌。在Z不住院的时候,见到我妈她依然大声说话,而且比从前更大声,似乎在证明我没病。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何必呢,一辈子活的那么累,争

这争那,晚年都不能好好过。

的确是晚年,Z生Y的时候,已经40岁了,那时候Y的父亲已经42了,真是老来得女。尽管Y多数时候比不过我让Z很不爽,但依然宝贝的不得了。再加上上海人,都喜欢惯着女儿,诸位可想而知。不过这和我爸妈的教育理念完全不同,我从小收的是嘲讽责骂和白眼,总是“你今天钢琴怎么弹成这样你对得起我们吗?供你读书多不容易!”或者是“你就不能考个第一名啊!第二名第二名,你万年老二啊!”

总之,在人前风光无限的我其实是副破烂躯壳,内心早空了。我有时候倒蛮羡慕Y,尽管父母年龄大了,将来不可能照顾她很久,但起码现阶段她很幸福。

没想到这个不可能很久竟然应验了。

进入初三第二学期,饭桌上已经不怎么能听见母亲抱怨Z在见到她时故意大声说话了。Z开始长久的住院,最后连Y也开始不回家,放学后直接去医院。

毕竟是初三了,日子也还是要过的。我现在的初中同班同学也有以前和我一个小学一个班的,暂且叫她R,R和我,和Y关系都很好,R曾悄悄告诉我,Z不行了。

结果上星期五的时候吧,2015年高考前两天,我看到Y的胳膊上挂上了一块黑布。

Z死了。

Y见我打量她,仍旧故意迈着大步子装出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我却心中苦涩。

短短四年,周围已经有快十个熟人离去了,其中不乏我的至亲。

Z走了,留下了她15岁的女儿和57岁的丈夫。

可能Z在到死都没有哪怕一次放弃过与我们攀比,但我仍旧不讨厌她。

逝者安息吧。

写完这些才想起来,今天在学校里上的这一天课,是我初中生涯的最后一次了。我离初中毕业还有五天,也就是还有五天中考。

我初中都要毕业了。

                                                      陆凉.2015/6/8

评论 ( 7 )
热度 ( 3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