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邪黑春节贺】一年又一年(惯例某人憋点

蛤蛤蛤苏万怎么那么可怜啊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脫摸他雞:

现在这个年头,这种老式显像管彩电可不多见,还是十四寸的,屏幕小的连毕福剑脸上的褶子都看不到。苏万瘪着嘴砸开一颗核桃,趁黑眼镜盯着电视屏幕吃吃笑,偷偷吃了半个,把另外半个丢进他手边的碟子里。


“这年头谁还用这种电视机啊,连鸭梨家都换液晶电视了。”苏万嚼了一嘴核桃渣子,用老虎钳嘣地砸开又一个核桃。


“有的看就不错了,”黑眼镜坐在他旁边,给了他一脚,“别偷吃,不然揍你。”


苏万挨了一脚不敢吭声,乖乖地把砸开的核桃都放到黑眼镜手边的碟子里。黑眼镜把核桃仁捡起来扔进嘴里,吃的比苏万砸的快多了。


“我觉得刚那个武术表演挺好看的。”苏万握着老虎钳,凑到黑眼镜身边,“怎么样?”


“嗤——”黑眼镜发出意味不明的嘲讽。


“好吧!”苏万坐回去开始砸下一个核桃,“张震总是够帅吧!”


“没我帅。”


“嗤——”这次轮到苏万发出嘲讽,他心不在焉地砸核桃,脑袋乱转,四处打量黑眼镜家里,转头看到墙角一把小提琴,发出了实实在在的惊讶。


“你还会这个呐?”


“小瞧人了不是?”黑眼镜示意他把小提琴拿过来,“正经是德国的音乐学位。”


他调了调音,开始拉二泉映月。


“这曲子不吉利啊。”


“拉得吉利就行了。”黑眼镜曲风一转,曲子欢快起来,苏万在欢快的二泉映月里砸核桃,好似一曲蹩脚的二重奏。能把二泉映月拉成欢乐颂似的,瞎子真是个人才,苏万想。


楼下的眼镜店大门哐哐哐地响了起来,苏万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现在外面都是噼里啪啦的爆竹声,近还有瞎子的魔音灌耳。敲门声静下去一瞬,复又响了起来,哐哐哐哐,敲得又重又不耐烦。


他把老虎钳扔下,拍拍手准备下去开门。瞎子一曲终了,把小提琴往腿上一放,又坐回去看春晚。


“谁啊。”苏万回过头来看他,“霍秀秀来催你债了?”


“我哪知道。”


苏万跑下楼梯,空旷无人的眼镜店里没有暖气,他下来的时候忘记穿外套,浑身一哆嗦,抖着脚去开门。


装模作样的仿古门一拉就开,苏万看清了门外站着的人,静了一瞬,开始尖叫。


“妈呀——”


门外的人一把拍在他脑袋上,给他拍了一趔趄,推着他进门反身把大门关上。苏万揉着脑袋,站在门口跟他大眼瞪小眼。


“大过年的你嚎什么丧啊亲。”黑眼镜被他吓了一跳,从楼上走下来,看到来人,楞了一下,笑了。


“这可真是稀客啊,小三爷。”


吴邪仰头看他,嘴里呼出一口白气。


 


黑眼镜在二楼的小屋里面还是有暖气的,吴邪进了门,才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冷战,把呢大衣脱下来,挂在衣架上,里面穿着一件旧的羊毛衫,袖口磨得起了毛边,套着一件衬衫,衬衫领子竖起来挡住了脖子上的疤痕,看着比黑眼镜上一次见他还瘦了点,更显得浓眉大眼儿的,头发长长了,杵在耳朵边上,不听话地支楞着。


“北方有暖气就是好。”吴邪从善如流地坐在黑眼镜刚才那个位置,捡起核桃仁往嘴里扔。


“我还没问呢,”黑眼镜在他旁边坐下,摸茶几上的遥控器,第一下摸了个空,吴邪皱起眉,不过没出声,黑眼镜把遥控器拿起来,调大了点音量,“小三爷驾临寒舍,有何贵干啊。”


话说的客套又疏离,吴邪也不搭茬,就那么坐着,跟黑眼镜对视。苏万仿佛能看到空气中这两人之间发出刺拉拉的火花,觉得自己好多余。


好在吴邪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多余,转过头来问他。


“吃饺子了吗?”


“啊?没……”苏万摇头,一晚上就吃核桃仁了!


“嗯,我也还没吃呢,”吴邪从裤子掏出钱包,扔给他,“去买。”


“啊!?”苏万大惊,“这上哪儿买去啊?”


“这都做不到,出去别说和我一个师傅。”吴邪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今儿晚上也别回来了。”


苏万哭着捧起钱包,走了。


黑眼镜笑得贼兮兮的看他:“小三爷越来越坏了。”


吴邪笑笑,眼睛还是看着他,渐渐地黑眼镜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凝固住了。他们对视着,忽然同时扑向了对方,黑眼镜的牙齿啃在了吴邪嘴唇上,疼得他骂了句娘。


黑眼镜把他按倒在沙发里,一下一下地吻着他。


“想死黑爷我了。”他在吴邪嘴上吮吸了一口,吴邪闷笑着掐他的腰。


“装啊,怎么不装了。”


“那不是……”黑眼镜压低身体方便吴邪把手从他裤子里伸进去,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在徒弟面前,要拿拿架子嘛。”


“我也是你徒弟啊,”吴邪舔着黑眼镜的喉结,后者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还把师傅操了。”


“哈……”黑眼镜低笑,趴在吴邪身上,两个人静下来。吴邪把手指从黑眼镜的墨镜下伸进去,一下一下,轻柔地扫过黑眼镜的睫毛。


“你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呢。”他把墨镜拿下来,黑眼镜浅得近乎发金的瞳孔注视着他,眼里倒映着吴邪的影子。


“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黑眼镜夺下墨镜,戴了回去,气氛有点尴尬。吴邪玩弄着他脖子上挂着的狗牌,在手指间翻弄着那个银白色的小玩意。黑眼镜又觉得不能拂了人家大老远跑过来看他的好意,先开了口。


“你看着像刚从家里出来的。”


“嗯。”


“伯父伯母同意?”


“已经妥协了,”吴邪叹了口气,“瞎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眼睛……”


“告诉你,又怎样?”黑眼镜把脸靠在吴邪胸口,“小三爷,别胡思乱想,瞎子好奇,还想看你最后死不死得了,要是死了,我就找个地方随便把你一埋,只有我知道,别人谁也不知道你是我教出来的,免得给我丢人。”


“你就不会想点我好的。”吴邪哭笑不得。


“会,”黑眼镜忽然暧昧地笑了笑,往吴邪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吴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两腿的某个物件蠢(蠢(欲(动起来,“有些事,不用脑袋不用眼就可以做,瞎子觉得小三爷在某方面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他俯下(身将吴邪的嘴唇含进嘴里,含含糊糊道:“来做点快活又不用动脑的事儿?”


吴邪咬了他一口,让他两条长(腿圈在腰上把黑眼镜抱起来,跌跌撞撞往卧室里走。黑眼镜比他高,也比他结实,看着瘦其实特别有分量。吴邪托着他的屁(股,脚下不稳,进屋的时候磕到了黑眼镜的后脑勺,疼得他在吴邪耳朵上狠狠叨了一口。


吴邪大笑着搂着他滚到了床上,黑眼镜平时有点洁癖,整理好的床铺顿时一团糟。吴邪把他压在里面,猴急地去脱他的裤子。


“关门,关门。”黑眼镜被他冰凉的手弄得直打冷战,还不忘提醒他,吴邪伸脚把门一踢,就专心在黑眼镜身上点火。冻得冰凉的手伸进黑眼镜的衬衫,拉着他胸前的乳(头撕扯。


“嘶——”黑眼镜倒吸一口气,被他弄得不知道是疼还是快活,他仰起头,和吴邪接吻。吴邪嘴里的烟味很重,很熟悉,黄鹤楼,黑眼镜想着,想笑,被吴邪咬了舌头,愤愤地在自己嘴里舔(了一圈,最后缩回去,单纯地亲吻着他的嘴唇,湿(润的,温柔地亲吻着嘴唇。


一吻终了,吴邪晕红着脸起身脱掉了黑眼睛的裤子,皮肤裸(露在冬天的空气里,很快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粒子,黑眼镜双(腿(间的那玩意吐着液体,抬头挺胸地站着打颤。吴邪拨(弄它一下,低头将它含进了嘴里,手伸进自己的裤子,揉(捏着两腿之间那坨。


吴邪的嘴里微凉,湿漉漉的,口(活不算好,牙齿时不时还会刮到黑眼镜阴(茎上脆弱的皮肤,疼,但是一想到吴邪在给他口……他就觉得受不了,胳膊盖在脸上,下意识地挺身把自己往吴邪嘴里送。吴邪吮(吸着,发出啧啧的水声。黑眼镜仰头倒在枕头里,发出悠长的呻(吟。


吴邪吐出他越来越硬的家伙,将他翻过来,衣服推上去,在他肌肉虬结的背上顺着脊骨的线条咬了上去,留下一排牙印,然后直起身,看着黑眼镜光着屁(股趴在床上,下面什么也没穿,上身衣衫凌(乱,鬓角被汗沾湿了,墨镜歪在一边,整个一情动难耐的样子。


他在床头的柜子里翻找了一气,翻出一个小软管,晃了晃。


“哟,快用完了,你跟谁用的。”


黑眼镜喘着气,笑道:“跟我自己的右手,不行啊。”


“你少膈应我。”吴邪不吃他那套,挤了一大滩液体在手上,往黑眼镜隆(起的臀(缝里伸了进去,在柔软的入口处揉按了几下,挤进两根手指。黑眼镜仰头急促地喘了几口,放松了后面的肌肉,任吴邪在他体内搅动,探寻。


吴邪扩张了几下,又塞进一根手指,在软而热的肠道内抚摸转动,碰到一处,黑眼镜猛地弓起了背,大(腿打颤。吴邪往那里多照顾了几下,拔(出手指,拉开裤连,身上衣服还穿得好好的,提着凶器在黑眼镜屁(股后的入口磨蹭了几下,就一鼓作气捅了进去,全(根没入。


黑眼镜拧着床单,被他捅得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我怎么觉得你今晚特别浪呢。”吴邪一边气息不稳地说话,一边律动起来。他趴在黑眼镜身上,羊毛衫的绒毛磨蹭在他背后的皮肤上,又扎又痒。


黑眼镜被他捅得陷在床铺里乱晃,手指抓着被单快要抓破,还要断断续续地反击他。


“我……呃啊……也觉得……嗯……你……特别……猴急……啊!”吴邪一个挺身,撞在刚才的位置,想要说的话登时在黑眼镜嗓子眼里打了个弯儿,变了调子。吴邪把手放到黑眼镜的手旁边,掰开他的手指,把自己的嵌进去,十指交握,下面加快了速度。


黑眼镜被他插得快活,嘴里嗯嗯啊啊的不知所谓,只觉得身体里插着的那玩意越捅越深,越来越会找位置,每一次刮蹭过那块地方都让他舒爽得想骂娘。弄得久了,他后面的软(肉变得像一滩烂泥,由得吴邪怎么干怎么是,大(腿不住地打着颤。吴邪低头舔(吮他的耳朵,把舌头伸进他耳廓里搅(弄,底下毛卯上了劲抽(出来插进去,带出一波波的粘(液弄在耻(毛上,亮晶晶的粘成了一股股,房里响起咕唧咕唧的黏(腻水声和低低的粗喘。


“爽不爽?”吴邪狠狠地捣进去一记,问他,“徒弟干的你(爽不爽?”


“爽……嗯……哈……吴邪啊……”黑眼镜意识模糊,被体内的快(感淹没,带着哭腔叫了他的名字。


吴邪静了一瞬,随后跟打了鸡血一样,掐着黑眼镜的腰开始了一轮狂(抽乱插,直把个下斗跟回家打架像吃饭一样的硬汉黑瞎子干得发不出一个长音,只能把头埋在枕头里,时断时续地挤出一两个抽泣一样的鼻音。


他低头看自己粗(长的阴(茎在黑眼镜两瓣结实而有弹(性的屁(股中间进进出出,每次进出都带出一点粘(液,飞溅在黑眼镜屁(股上,闪着淫(靡的水光。大(腿拍在黑眼镜的身上,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不绝于耳。黑眼镜的嗓子哑了下来,只微弱地哼哼着,腰却开始扭来扭去,配合着吴邪的抽(插,开始给自己找舒坦,身体也绷得越来越紧,痉(挛着,在床单上磨蹭着。吴邪心里明白,提起屁(股又卯着劲捣了几十下狠的,每一次都深深埋进黑眼镜的身体,感受着蠕动的肠道包裹的温热触感,撞在黑眼镜生不如死的那块地方,最后捅(进去,顶得黑眼镜发出几个颤抖的气音,情急地在床单上摩擦着自己的前面,腰间一跳,在床单上弄了出来。


吴邪被他后面一勒,脑袋突突地跳,最后也缴械了,弄了黑眼镜一肚子。他趴在黑眼镜身上平静了一下,把软掉的器官拔(出来。黑眼镜翻身坐起,尚未闭合的入口流出了一股白色的粘(液,弄脏了床单,他低头看看,沾了点在手指上,眼睛从墨镜后面看着吴邪,伸出嫩(红的舌尖来舔(了一舔,凑过来和吴邪接吻。


吴邪没有躲开,嘴里被黑眼镜弄得一股腥味。黑眼镜看他这么老实,咯咯地笑了几声,确实是爽到了,神清气爽地摊开四肢躺在床上,吴邪挨着他躺下来,正要说话,屋外嘣地炸开了一朵烟花,然后又是一朵,接一朵。


他俩都被吓了一跳,随后滚在一起笑成一团,吴邪笑完了,特别认真地看着黑眼镜。


“瞎子,又活过了一年啊。”


“是啊是啊,”黑眼镜很倚老卖老地拍拍他,“小三爷长命百岁哦。”


吴邪叼(住他的手指,眼睛看着他:“我还行吧。”


“行,怎么不行。”黑眼镜让他啃,“我教出来的,不行也得行。”


“那让你再试试我行不行。”吴邪脱掉揉成一团腌菜的毛衣,滚到他身上。


“我(操,”黑眼镜大笑,伸手去掰吴邪的脑袋,“公狗。”


 


站在门口听完了全程的苏万,听见房间里重新又响起来的喘息,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他站了一会儿,还是自暴自弃地走进了厨房,把速冻饺子扔进锅里。


明年,给我一百万我也不来了。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97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