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凉凉凉凉

cn陆凉 家教/雀哥/懒人写手/夏陆夏/楼诚楼/苏靖苏/拒绝任何形式的谈人生/微博:@陆凉_臻

【瓶邪】雨一直下,气氛太融洽

熙:

不老歌旧文,搬一搬OVO

~~~~~~~~~~~~~~~~

车厢里有一股潮气,不知道是不是外边下雨,就渗进来了,或者是上车的人带来的。黎簇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开始认真的后悔跟着张起灵出来。

晚六点,正正好好的晚高峰,几乎只有在始发站上车才可能有座位,此时黎簇和张起灵就正挤在车上的人堆里,而他们所乘的公交正挤在车堆里。

天已经暗了下来,路灯和霓虹灯的光晕在濛濛雨雾中变得飘渺又绮丽,灯影交错中是匆匆的人群和被堵塞的车流。几个穿校服的中学男生,头顶着书包,拉扯着从车流中横穿而过。黎簇看着他们不禁想到自己跟苏万逃晚自习去网吧打游戏的路上,也是这样,脸上都是逃课的窃喜。

心里也说不上怀念, 黎簇只是忽然有了一点点感慨,原来自己也可以说“想当年”这样的字眼,只是貌似逃课打游戏几乎是每个高中男生的家常便饭,也没什么值得接到“想当年”之后的。要说真要追忆年少轻狂时光,还得说被吴邪拉上贼船之后几年里的经历,但非要找什么词形容,大概还是傻逼岁月比较合适。

可不管怎么说,经历了不少变故之后,吴邪还是给了他选择,并且在他选择继续跟着吴邪之后,解决了他的户口及“工作”问题,现下也是他吴老大的得力小助手了。

得不得力再另论,黎簇下午来找吴邪的时候,还真是有“正经事”的,哪想一进门看到的,竟然是那个一直冷着一张脸的张起灵。

这俩人有猫腻,黎簇已经从最开始的震惊逐渐过渡到非礼不思,再到可以淡定接受被各种闪瞎眼的境界。他从来不知道当他又一次见到苏万的时候,竟然有如此强烈的倾诉欲望,以至于苏万听后首先感慨的是黎簇的八卦少女心是怎么回事。

习惯了之后也就没什么别扭尴尬了,只是黎簇还真是第一次单独跟张起灵相处。黎簇后来回想了一下,忽然很想念嘴贱的吴邪,至少跟他是有话聊的,然而对着张起灵,他只能一边感受着这人超强的气场,一边安慰自己:没事儿,从长白山下来的,只是有些高冷而已。

张起灵只告诉他吴邪晚上回来,之后便关了音箱,进入休眠待机模式。黎簇着实后悔为啥要回了句“啊,那我在这等他。”心里虽然也知道,即使就此跟黑面神别过,也不会被拧断脖子,但是还是挪不开步,一来不想把要跟吴邪商量的事往后拖,二来,其实能跟张起灵多些接触他还是多少有些期待的。

苏万曾跟他说可以找张起灵教他几招啊,岂不是既学了艺,又跟男神套了近乎。黎簇环视了一下吴邪家的客厅,目测要是在这学的话,那些大瓷瓶和这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茶几就要遭殃了,吴邪指不定给他来个无期徒刑附带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劳动改造还不给报酬。

想了想打消了这个对自己极其不负责任的念头,也跟着张起灵沉默了,掏出手机骚扰起了苏万。

苏万先是给他回了一串大笑的表情,笑他怂,又开始自娱自乐的给他写起了主题为“那些年,和我单独相处时的男神”的各种段子,黎簇眼看着这聊天是无法继续了,正感慨着损友勿交啊,忽就看到张起灵站了起来,穿了件外套就往门口走去。

“你你干嘛去?”黎簇失声叫了出来,立马又想把话收回去,怎么有些质问的口气,实在不合适,忙又补到“张,张老大,你去哪?”

“买东西。”老大淡定的回了一句。

如果倒回到这里,黎簇绝对不会好奇他张起灵要买个什么东西,而脱口道“我跟你去吧。”

车窗上的雨点逐渐汇聚成细小的水流,黎簇看到它在贴窗而过的风的吹打中,变换了方向,斜着流下。黎簇把手里的购物袋换了一只手,已经被勒麻的另一只立马活动了几下。狗腿的有点对不住自己了,再说他张起灵需要别人帮忙提包吗。

他偏过头瞄了瞄张起灵,人眼神还是那么淡定,似乎对堵车啊,下大雨啊都完全不在乎。不知道这人会不会肚子饿,反正他是饿得头昏眼花了,昏花中又回想起“那些年,去超市购物的男神”。

张起灵居然要买东西,黎簇表示很怪异。张起灵居然打车到超市买东西,黎簇表示很颠覆,张起灵居然在超市里像个寻常的家庭妇男一样,准确的把购物车推到特定的区域拿到要买的东西,并且在结账的时候递出一张银行卡,签了吴邪的名字,黎簇表示:靠!这谁啊!老子不认识他!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黎簇想着名震江湖的倒斗一哥,竟然被吴邪腐化,“堕落”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可悲。至于他们从超市出来天下起大雨而打不到车张起灵二话没说上了公交,黎簇不知该如何评价。

男神也有失策的时候,这公交堵了快半个小时了,而且他看了一下站牌,貌似并不直接到吴邪家门口,虽然这是最近的线路。

好吧,此时从张起灵手中的外带袋子里隐隐飘出来的香味,多少给了他一些慰藉。

事情通常就是这样,你越着急的时候,越是干不成你想干的事,当黎簇终于从焦躁和肚饿中缓过劲儿来,或者说麻木了之后,公交车顺利的突破重围上了孤山路,之后没几站,便到了他们要下车的站。

眼看着要到家门了,黎簇的肚子又叫了起来,忍不住在自己肚子里吐槽张起灵为什么要买回来,他们直接在店里吃这会早饱了。又偷摸瞥了瞥张起灵手中的袋子,貌似有不少餐盒,难道还给吴邪带了?黎簇想到忽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下了车又有问题了,这雨丝毫没有小啊,黎簇眼看着张起灵兜上了他连帽衫的帽子,有点后悔自己怎么会嫌弃连帽衫穿着显嫩,人家张老大扣着帽子依旧很潇洒啊,重点是挡雨啊!

黎簇只得默默的一把一把的抹脸上的水。

张起灵下了车忽然就站定了,公交站有个不算宽的避雨棚,黎簇还想着在这躲得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啊,正想问张起灵要不要跑回去算了,反正自己也湿的差不多了,就见雨幕中走近一人,怎么看怎么眼熟,还不就是吴邪。

吴邪显是刚从家里出来,穿着长袖衬衫,领子那扣子也系着,他好像还是多少有些在意脖子上那道长疤。休闲牛仔裤,一双人字拖,这大雨天还不得甩一裤子,黎簇想,但是确实也不怕踩水了。

吴邪撑着一把伞,手里还提了一把,不紧不慢的向两人走来。

有点感动啊,老大提伞来接了?黎簇不禁有点泪目,眼角湿润了,当然百分之九十九是雨水。转而一想,呸,感动个屁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来,这架势明显是来接张起灵的吗!蛇精病也挺体贴啊,想到这鸡皮疙瘩更甚。

果真吴邪走到跟前,用手里的伞戳了张起灵一下,笑得有些得意,道:“不老实在家等大爷,出来溜达被浇了吧。”

张起灵接过伞,也没说什么,正要撑开又转过头看黎簇。

黎簇跟那眼神一对上立马激灵一下,忙转而看向吴邪,笑道:“老大,能不能捎上我,我是来找你说盘口的事的。”

吴邪故作惊讶,道:“你小子也在啊,想我了?”

黎簇心里暗骂一句,他才不信吴邪没看着他,指不定又想怎么逗他,于是他选择闭嘴,反正不就是一把伞的事吗,大不了就挨浇回去。

他不知道他心里是一副准备“英勇就义”,脸上则是一副苦逼的神情,正愁眉之际,就见张起灵把伞撑开递到了他手上。

幸福来得太突然,黎簇脑子里登时被这句话刷屏了,想不到张起灵看着冷,还是有些人情味的吗。

三人两伞便步入雨中。

黎簇撑一伞走在前边,这是他自觉很明智的“不客气”,毕竟如果和他俩期中任何一个共撑一把伞,一定都会留下心理阴影。只是黎簇没想到,还是留了阴影。那两人撑着一把比较大的伞走在后边,两人的声音便也从他身后传来。

“呦,买了什么好吃的?”是吴邪问道。

“上次你说的。”张起灵的声音依旧低沉,倒是和这雨天很搭调。

回到家时,吴邪就意外的发现张起灵竟然出去了,再一看家里的两把伞都在,就知道人肯定是要挨浇了,打了电话知道了情况没憋住笑了好一会,只是还是没想到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张起灵,竟然是去买家里缺的东西了。更意外的是那手里的袋子,他对吃的倒也不像胖子一样有多大偏好,但终究是给张起灵记住了自己说过的一句“还不错”还买了回来。

“没白疼。”

吴邪说完手就上了张起灵的腰,捏了一把,立马又躲开,也不在乎雨水直接打在身上,他知道他要故意闹起来张起灵一定会逮他。也不是年轻轻的小情侣了,心里高兴,脸上虽然难看出来,还是红了。被雨浇着也全然无感。

一手撑伞一手提袋子已然没手收拾这人的张起灵,脸上竟也有些笑意,只道了两个字:过来。

吴邪嘿嘿笑了两声,便又贴紧了张起灵,趁着人手上没法制他,又摸了几把。

几近无人的路上,三人的身影渐渐行入雨幕中。雨声拍打在伞面上,密集的敲打声也渐渐弱了下来,远处的天空挂上一道虹。

黎簇却恨这雨怎么不再大点,同时心里默念:莫回头,回头遭雷劈啊!


————END————

评论
热度 ( 214 )

© 陆凉凉凉凉 | Powered by LOFTER